沉睡者(The Sleeper)是线上游戏《无尽的任务》的怪物,一头巨大的水晶龙。沉睡者原本被设定成无敌的怪物,玩家却超越可能的极限,硬是合力将其击败,在游戏史上留下辉煌的一页。本文将带领大家回顾这个传颂至今的事迹,重新见证玩家所缔造的不朽传奇。

无尽的任务是早期的知名线上游戏,与《线上创世纪》、《天堂》并称为当时最受欢迎的线上游戏,至今仍有为数不少的玩家。2000年底,第2款资料片《薇洛斯伤痕》问世,玩家可以前往冰雪覆盖的薇洛斯大陆冒险,参与巨人、矮人以及龙族这三大势力的争斗,进而发现沉睡者的存在。

根据故事设定,龙后薇仙(Veeshan)是最早来到这个世界的巨龙,她孕育了龙族的祖先,随后便离开这个世界。在薇仙离开之前,她警告龙族彼此之间不可进行异种通婚,否则将带来严重后果。千年后,火龙纳迦芬(Lord Nagfen)与冰龙维科斯女士(Lady Vox)打破禁忌通婚,而他们的孩子名叫克拉夫,一头巨大的水晶龙。

▲沉睡者克拉夫,一头巨大的水晶龙。

长话短说,克拉夫替龙族与世界带来空前的浩劫,龙族决定将克拉夫封印在沉睡者之墓,并指派四头巨龙担任守护者,沉睡者的传说就这么流传下来。一旦玩家进入沉睡者之墓并击败四头守护巨龙,就会唤醒克拉夫。

克拉夫醒来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宰掉释放他的玩家。克拉夫拥有压倒性的实力,玩家几乎无法伤其分毫。当克拉夫把沉睡者之墓的玩家全部杀光后,就会传送到龙族的根据地天圣堂(Skyshrine),宰掉里面所有的龙族,最后以胜利者的姿态消失无踪。

唤醒沉睡者在当时是玩家间的热门话题,无数的公会想挑战克拉夫,藉以证明自己的实力。可惜早期玩家实力有限,根本无法对抗克拉夫。而且唤醒沉睡者的事件只能进行一次,如果挑战失败,克拉夫就再也不会重新出现,『击败沉睡者』无疑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与活生生的沉睡者正面对决,教人热血沸腾。

直到2003年11月,也就是第6款资料片《诺瑞斯失落地城》问世后的2个月,瑞罗赛克服务器(Rallos Zek)将近有200位玩家聚集在沉睡者之墓,成功击杀克拉夫,完成不可能的任务。沉睡者被击败的消息很快就传了开来,玩家莫不感到好奇,他们到底是怎么击败克拉夫的?

缔造纪录的瑞罗赛克服务器可不是普通的服务器。无尽的任务的服务器清一色采用PvE设定,唯独瑞罗赛克采用PvP设定。在瑞罗赛克里面,玩家可以任意互殴,掠夺对方的宝物,不会受到任何惩罚。为了活下去,玩家纷纷投身公会寻求保护,单打独斗绝对是死路一条。

当时的瑞罗赛克有三大公会,分别是伍丹(Wudan)、黎明升起(Ascending Dawn)与MIM。公会之间不断互相争斗,杀与被杀的戏码每天都在上演。

「身处随时可能被其他玩家攻击的环境,要进行Raid并不容易。」当时参与击败沉睡者的Jon回忆道。Jon是伍丹的指挥官,扮演半身人德鲁伊。

▲落坐于东荒地的沉睡者之墓入口,必须有钥匙才能进入。

Jon指出,与其他服务器相比,瑞罗赛克的故事进度明显偏慢。玩家将全副心思用于自保与击败对手,很难抽空去解主线任务。相对地,瑞罗赛克的玩家全部是精英中的精英,身穿高级装备、具备正确概念、拥有精准的微控技巧。如果真的要挑战沉睡者,他们无疑是最佳人选。

「虽然三大公会每天打打杀杀,我们彼此还是做出公开协议,不要去唤醒沉睡者。」Jon说,「我们也同意不去猎杀担任守护者的四隻巨龙,这意味著我们无法取得巨龙身上的精良装备。」

即使三大公会做出协议,后来却发生一个事件,导致事态急转直下。事件起因于一位名叫Stynkfyst(臭拳)的蜥蜴人武僧,他原本是黎明升起的会员,与公会发生齟齬而愤然离开,加入由一群声名狼藉的玩家所组成的公会「诅咒(The Curse)」。

Stynkfyst还做出一个惊人的宣言:他决定无视三大公会的协议,唤醒沉睡者。

▲沉睡者之墓内部有许多水晶魔像,随时准备揍扁玩家。

以当时玩家的实力水平,要击败沉睡者之墓的四隻巨龙并非难事,Stynkfyst可说是势在必行。Stynkfyst的宣言很快就传遍整个服务器,他意图破坏三大公会的协议,违反玩家间的不成文规定,这是十分不道德的举动。三大公会对此莫不同仇敌愾,齐声谴责Stynkfyst的行径。

「三大公会决定放下成见,合作阻止Stynkfyst与诅咒公会的不良意图。」一位昵称为Riduiz的玩家表示,「一旦沉睡者被唤醒,沉睡者之墓的掉宝清单名单就会刷新,未来的公会就永远无法打到以前的宝物。」

三大公会开始集结战力,阻止任何意图唤醒沉睡者的行动,不过他们很快就决定改变目标:他们将亲自唤醒沉睡者。

「沉睡者之墓位于极寒的东荒地(Eastern Wastes),墓穴以无数坚冰建构而成。玩家必须一路杀进去,才能在墓穴最深处发现困在结界内的沉睡者,以及在四周徘徊的四头守护巨龙。」Jon回忆道,「要进入沉睡者之墓并不容易,玩家必须完成一连串任务,集结公会力量推倒特定怪物,才能够让一位玩家取得沉睡者之墓的钥匙。」

当年还没有副本的概念,特定怪物死亡后,必须等待一段时间才会重生,重生时间从3天到7天不等。

▲结界内的克拉夫醒了过来,准备大开杀戒。

2003年11月15日,三大公会的眾多成员涌入沉睡者之墓,打算唤醒沉睡者。当时有200多人挤在这个区域内,导致服务器出现严重延迟。为了降低延迟,公会要求玩家改用MSN或AIM之类的通讯软件来交流,避免使用游戏频道。

三大公会很快就将沿路的小怪扫荡殆尽,四头守护巨龙也跟著被推倒。第四头巨龙死亡的下一瞬间,克拉夫便出现在原本的位置,用传送术将离他最近的玩家传送到自己面前,对这名玩家发动即死攻击。第一位受害者倒地后,克拉夫朝其他玩家奔去,准备大开杀戒。

克拉夫与三大公会的史诗之战,就此揭开序幕。

▲沉睡者之墓的四条守护龙,击败他们就会释放沉睡者。

200位玩家对克拉夫发动一波又一波的凌厉攻势,火球、闪电、箭矢、利刃、拳击,各种攻击不断招呼在克拉夫身上。然而对克拉夫而言,这些攻击不过是一阵骚痒。

克拉夫的攻击非常痛,每一回合可以发动4次攻击,伤害力从2000至6999不等,而且会持续发动震怒,非战士系的玩家被震怒扫到几乎就是秒杀。即使玩家等级已经达到65级,又有后期资料片的精良装备加持,仍旧陷入苦战。

「老实说,这场战斗还挺无聊的。」Jon说,「我被克拉夫打趴,随即被队友复活,然后又被打趴,死亡与复活的过程不断重复。我的德鲁依法术几乎无法命中克拉夫,我只好专心替队友补血,或是替队友放伤害护盾,将伤害反弹给克拉夫。」

「我们以为大家会全部死在这裡。」Jon说出当时的想法。

这场战役演变为漫长的抗战。克拉夫的攻势凌厉无比,却无法击溃玩家的防线。玩家意识到他们的确有胜算,有机会击败大名鼎鼎的沉睡者,内心为之一振。战士、圣骑士与闇骑士挡在克拉夫面前,只要有任何一人败下阵来,另一位战士就立刻递补上去。法师不停施展闪电与火球,不给克拉夫任何喘息的机会。牧师将队友的尸体拖到后方,施展复活术将其复活,还得找机会替前线队友补血。

▲克拉夫在前面大开杀戒,后面的队友忙著复活同伴。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克拉夫的生命值不断降低。筋疲力竭的玩家们持续输出伤害,期盼克拉夫赶快掛掉,他们才可以掠夺尸体裡面的神兵利器(如果有的话)。

不知不觉过了3小时,克拉夫的生命值剩下26%,击败他只是时间的问题。如果克拉夫真的被击败,故事主线势必将大幅改写,这个世界将何去何从?答案很快就出现在玩家面前,而且充满戏剧性。

当克拉夫的生命值掉到25%,他就消失了,澈澈底底消失了。

在场所有玩家莫不面面相覷,不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克拉夫并没有死亡,他也没有按照计画飞往天圣堂,整个沉睡者之墓一片寂静,没有任何事件发生。无数疲累的玩家呆立在原地,他们经过3小时的长达抗战而浑身疲倦,反覆死亡导致经验值大幅滑落,少数玩家的等级甚至因此降低。

很快地,玩家从困惑变成狂怒。三大公会的指挥官找来GM,质问对方这究竟是怎么回事。Jon仍保留当时与GM对话的截图与Log,根据Jon提供的资料,克拉夫的消失是上层的授意。

「开发商SOE(Sony Online Entertainment)没料到沉睡者会被击败,所以没有安排任何的事件。」GM对他们表示,「就我所知,这个地下城并不是为了让玩家击杀沉睡者而设计的。」

▲克拉夫的HP只剩下11%,还差一点!

GM的答覆当然无法说服现场的玩家。没多久,整个瑞罗赛克的玩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玩家群情激愤,认为他们被开发商耍着玩。这股怒火延烧至其他网络社群,震撼了无数玩家。

「我们感觉像是被强盗洗劫。」Brian,黎明升起的成员,在13年后回忆道,「SOE想必被我们的胜利给吓到了。」

「是的,沉睡者消失是SOE授意的结果。」先前在SOE任职的高阶主管表示,「当时的客服部门认为克拉夫不可能被击败,玩家想必是利用游戏漏洞,或是某种不明的违规手段。所以他们便私自做出决定,让克拉夫消失在玩家眼前。」

部分玩家在社群网站发文,说明当时的情况,以及事后的官方处置。「上个星期,瑞罗赛克服务器的几个公会向沉睡者挑战。不幸的是,这场战役最后因为某个明显的臭虫而被迫中断,这个臭虫导致NPC不会积极面对玩家角色,所以SOE决定提前终止这个事件。」

对后世玩家而言,SOE的压霸决定完全没有道理,根本就是权力的傲慢。

▲克拉夫挂掉了,可喜可贺!

「这是SOE的神来一笔。」彼得.鲁德洛(Peter Ludlow)在他的著作《The Second Life Herald》裡面表示,「SOE为了保护游戏裡面的『无敌』怪物,不惜採取蛮横的手段。他们觉得自己快要输掉比赛,就把球与球拍往包包一塞,拍拍屁股扬长而去。」

鲁德洛以嘲弄的说法替SOE缓颊,Jon认为SOE以拙劣手段掩饰臭虫,还被玩家的实力震撼得不知所措。瑞罗赛克的故事主线仍旧维持不变,SOE认为这场Raid是臭虫所导致的闹剧。绝大多数的玩家则是认为,SOE是在掩饰他们对玩家颠覆秩序的恐惧。

2003年11月17日,SOE对先前採取的手段向玩家致歉,并将沉睡者之墓还原成原先的状态。瑞罗赛克的三大公会再次集结於沉睡者之墓,準备澈底终结这头巨龙的性命。

事件发展与上次相同,克拉夫奋力与眾多玩家周旋,却无法突破玩家的包围。他好不容易甦醒过来,等在眼前的命运居然是死亡,命运就是这么讽刺。

这场战役持续了将近4小时,克拉夫最后在冰冷的地板上倒了下来,嚥下最后一口气,柯拉夫的不败传奇正式画下句点。击杀克拉夫的玩家是一位女性巫师Trylun,她随后获得英雄般的赞颂,获得超过400位玩家的祝贺简讯。

▲这是二代的沉睡者之墓,画质比一代华丽许多。

根据Log纪录,克拉夫在这场战役中击杀一千多位玩家,牧师们也施展一千多次的复活术,玩家对克拉夫施加的伤害超过300万。无数玩家见证这场史诗战役的结局,他们将克拉夫死亡的截图上传社群网站,随即被其他网友转贴分享。若他们知道自己有幸参与这个游戏史上的重要事件,想必会感到振奋不已吧。

我们还想知道一件事:克拉夫有掉宝吗?

「没有,他身上是空的。」Jon提到这点时还有些忿忿不平,「我可以理解,毕竟SOE根本没料到克拉夫会被玩家推倒。」

我们可以从整个事件得到许多启示,虚拟与现实的界限变得模糊,齐心合力达成不可能的任务,玩家与开发商之间的冲突与应对,都对后世的游戏业產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沉睡者的传说能够被传诵至今,的确是名不虚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