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4月18日凌晨5点,游戏中最大企业之一:Ubiqua Seraph军团的CEO Mirial在她最信任的副手陪伴下一起穿越哈拉斯星系的星门。其没有想到的是,一个由Istvaan Shogaatsu创建的间谍组织GHSC(Guiding Hand Social Club)正在等待着她,当“妮可”这个代号出现在Shogaatsu的聊天频道当中时,Mirial遇刺身亡。

十个月前,Shogaatu就答应为一名匿名客户刺杀Mirial,报酬是10亿ISK(《星战前夜》当中的虚拟货币)。在这期间,Shogaatu和他的代理人进行了精心的策划,甚至派人潜入Ubiqua Seraph军团,与军团里的其他成员搞好关系,很快在军团的每个层面都有了Shogaatsu的人。当代号发出后,间谍网络马上采取行动,Mirial的战舰和逃生舱都被摧毁,最后,她冰冻的遗体被交给GHSC的客户。Shogaatsu的间谍们劫掠了企业的机库和办公室。此次的伏击和抢夺共造成300亿ISK的损失。当时,这是游戏世界中最大的虚拟财产抢劫案。

几个月以来的缜密计划终于要实施了。GHSC 已经在Ubiqua Seraph军团的各个组织层面上埋伏了间谍。几位已经坐上总监位置的GHSC 间谍以及他们的首领Arenix Xemdal,觉得他们已经有足够的能力来摆布Mirial的思想抉择。

“全方位渗透是GHSC的一个标志性策略,”Shogaatsu 向我们解释道,“我们认为仅仅派出一名间谍是远远不够的。”

惊人的努力、周密的计划、整齐划一的行动。Xemdal设局让Mirial和他的副手驾驶着价值连城的灾难级海军型战列舰和灾难级帝国型战列舰出去炫耀。

“早上,攻击Mirial的战列舰时,出现了很多突发事件,让我们捏了一把冷汗,”Istvaan回忆道。“当时有一个来自第三方的QUS的敌对军团飞行员进入了我们的间谍为Mirial设下的陷阱区域。不久又有情况发生,GHSC的间谍Uuve Savisaalo——他的任务是协助暗杀Mirial——被一位Ubiqua Seraph军团的飞行员发现了。这些突发的事件惊动了我们的目标,在他的叛徒副手Arenis Xemdal的灾难级帝国型战列舰攻击他前,立刻跳跃逃跑了。

这次袭击本身就如同是一次空前未有的泰坦与泰坦之间的碰撞。灾难级海军型战列舰——尽管是当时整个宇宙中最为强大和昂贵的船只——但在一大群相对廉价的战列舰面前仍然显得不堪一击。不过,Xemdal在这次谋杀行动中,也使用了一艘及其昂贵的舰船。这是一种虚张声势的狂妄行为,典型的GHSC作风。

Shogaatsu认为在行动中最苦难的部分就是摧毁Mirial的逃生舱。击毁逃生舱是一种恶意的行为,一些人说在已经击毁舰船后再摧毁受害人的逃生舱是不道德的。逃生舱是毫无伏击之力的东西,如果一旦被摧毁了,受害者会回到之前较早的克隆状态,即通常会失去那些他们花了很长时间学习的技能,在这种情况下还会失去昂贵的植入体。因为这个原因一些玩家——像Mirial一样——在舰船被毁坏之前试图弹射出去,驾驶逃生舱逃跑,希望能够侥幸幸免。但由于合同规定,Xemdal必须摧毁目标的逃生舱并获得目标的尸体才行。

  掠夺者

随着“Nicole”口令的发布,行动立刻开始。同一时间,所有埋伏在Ubiqua Seraph军团里的间谍将军团机库内的所有货物洗劫一空,取而代之的是在每个机库中留下了一张标有GHSC的字条,然后逃跑了。

那些字条还并不是对Ubiqua Seraph最大的侮辱。那天下午Istvaan Shogaatsu在EVE官方论坛的“军团与联盟最高峰会”版面发表了一份炫耀性的新闻,这份内容已经引起了游戏内统合部的注意。

GHSC的新闻发言 2005.4.18发表于EVE官方论坛

各位好,已经很久没有在这里公开发言了,请大家原谅我暂时的离开。而现在,我又一次站在这里,原因是:最近,GHSC雇佣军完成了一项的重大任务。

几个月前,我们收到了一项任务,目标是Ubiqua Seraph军团的CEO——Mirial。这项最终让我们声名显赫任务就是消灭Mirial,并夺走他拥有的一切。这几个月来,我们设下圈套,秘密潜入他的组织,制造了一系列行动来诱惑他博得他的信任,分散他的警惕心。

今天清晨,我们辛苦的劳动终于结出了果实。一系列周密的计划,无任何破绽的同一行动,军团机库在无任何防备的情况下,轻而易举的被我们一举捣毁。Ubiqua Seraph 得知了GHSC的报复举动后,也彻底粉碎了之前对我们信任。

获得的敌方资产:

– 增强修改型深层地核采矿器 II

– “隐秘行动”隐形装置蓝图 II

– 末日沙场级蓝图

– 先知级蓝图

– 咒灭级蓝图

– 艾克诺岩水晶蓝图 II

– 灼烧岩水晶蓝图 II

– 众多二级蓝图

– 价值数十亿ISK的矿石

– 军团资金717,000,000ISK

– 军团头目2,000,000,000ISK

这次大型抢劫行动中,我们的净收益约为20,000,000,000ISK。

敌方资产损毁:

– 艾玛灾难级海军型战列舰1架

– Mirial的逃生舱1个(含4个植入体)

– 等等

他们的总损失接近30,000,000,000ISK。

敬请期待更多后续内容…谢谢

  血淋淋的情人

在这篇论坛帖子下面的回复中,GHSC的间谍成员Zeraph Dre***on回复了一句很简单话, “看看这里有什么?”,并且链接到一张无法显示的游戏截图上。据Shogaatsu透露,那张截图显示的是Mirial在受到攻击前,在她的个人介绍中写着“GHSC的朋友。”

获得军团的信任,并进入军团架构的高层,是一件相当困难的事。但这也证明了GHSC的间谍确实有能力操控Ubiqua CEO的想法。从中可以看出为什么他们的军团名叫做“操纵之手”(Guiding Hand)了,但我们不明白的是Xemdal这个高级间谍为什么可以对军团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我们把Arenis Xemdal称作为情人间谍。”Shogaatsu解释道。“本质上,他的任务是使用诱惑和引诱的手段获取目标的信任。正因为如此,在袭击之前Mirial和他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亲密的’。”

当然这仅仅是GHSC的解释。我应该注意到Ubiqua Seraph的成员们也担当了其中的角色。肯定的是,Ubiqua Seraph的成员非常信任Xemdal和其他GHSC的间谍,真心诚意地愿意为他们效劳。

确实,Xemdal获得了对方超乎寻常的信任——那也正是他的任务所在。他的称号是“冷血动物”。

  尔虞我诈

论坛上对此反应剧烈,这很正常。这可以称的上是EVE历史上单方面破坏性最大的敌对行动,而且被认为是规模最大的游戏内盗窃行为。如此大胆且不可思议的欺骗行为不得不让我们产生质疑:游戏世界与现实世界的区别是不是越来越小了?在游戏世界中 “错误的”行为,在真实世界中也被认为是错误的吗?对此的评论分为印象深刻,令人厌恶和介于前两者之间(请参见后文的“公众评论”)。但还是有少部分客观的人谈到,Mirial自己也曾经对那些反对她的人实施过类似的诡计——认为这是他们应得的报应。对于GHSC来说,他们也听说过类似的故事,但他们丝毫没有悔改之意,如同Shogaatsu所说,“Mirial她自己就是个军团大盗,经常在联合市场里做手脚。这是为什么我们被雇用的主要原因,虽然我没有亲自证实过——这和我毫无关系。”

从合同的立场上来看,委托人并不是Ubiqua Seraph的敌人,但对Mirial有着很深的个人怨恨。“我们的委托人要求采取‘珍珠港’行动,即: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对重型防御的目标进行一次突袭,使其受到最大的损失。委托人与我们的主要目标之间的深仇是这份合约订立的动机,委托人对这次行动的结果非常的满意,当然他也决不会意料到我们对目标的破坏如此之彻底。”

“由于这次摧毁Ubiqua Seraph军团,成功缉拿Mirial的行动,使他们的成员失去了存放于军团机库中共享的财产,这些都是他们自己辛苦奋斗得来的,这无法挽回的损失也许会导致他们一蹶不振,甚至也让他们没有了最基本的安全感。”

  社会安全

当其他军团的CEO正在检查他们的安全部署时,Shogaatsu向官方透露了他们军团是如何保障安全的一些内部信息。“GHSC采取的是资产分散式,这能够降低在受到盗贼侵犯时的损失。因为每个装备和舰船都是个人所有的,没有东西是相互共享的,所以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被偷走。如果有人想潜入我们军团偷取信息,他是绝对不会得逞的,因为我们对于所有信息通道都是绝对封锁的,且对这块封锁的区域实行严密监控。至于委托人的身份,只有签署合约的人会知道,其余GHSC的人是绝对不会知道委托人是谁。此外,我们很少招募新人,我们有非常严格的招募机制,而且相对更倾向信赖那些我们已经彼此非常了解的老玩家。”

“不能再说了”他加了句话。“如果我再透露更多的‘贸易技巧’,将会对我的军团不利。”

  道德破产

Ubiqua Seraph军团的潜入行为是令人鄙视的。这样残忍的行动实在令人震惊,这无疑是在考验这个大型的网络游戏的真诚和邪恶。玩家们呼吁开发商CCP介入并调整游戏平衡,这是特殊的玩家政策,是别的游戏中所没有的。开发商申明他们的目的很简单,仅仅是创造一个宇宙世界。如果你阻止人们在游戏中做相互欺骗、相互偷窃等不好的事,那么这个虚拟空间就会更像一个玩具游戏。CCP非常明白这个游戏应该远远不止于此。

GHSC(Guiding Hand Social Club)的很多行动使得一些玩家永久的离开了游戏,但是将会有更多的玩家——包括我们自己——加入到游戏中来,因为他们知道在游戏中允许做任何超乎想象和可怕的事情,会有一股无法抗拒的欲望让他们来进行EVE这个游戏。如果在其他游戏中,也出现类似“情人间谍”这样的职业,我也会去玩的。

  公众评论:

Khaldorn Murino:

在游戏中,我的职业仅仅是一名战士,所以对我来说,并不太了解,也未曾涉足过游戏中所谓的阴谋诡计或者政治斗争。但我曾经听说过GHSC这个雇用军团。毫无疑问,这次的行动成功之后,Istvaan Shogaatsu的那种自以为是的心理将在他心中越发膨胀。

我不可怜那些奴隶,他们不值得怜悯。那GHSC呢?我想他们比那些人好不到哪里去。我肯定他们会为了大把的钱而变成奴隶,并且试图消灭一切敌人。你要小心点,那些可怕的人会为了ISK做出任何事情来。就连那些奴隶都有他们自己的道德准则,尽管有些准则是错误和扭曲的。

Ak Gara:

我忍不住疑惑他们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要遭到那么大的报应。雇佣GHSC的人是不是该感到抱歉。

Bonesy19uk:

无论目标是谁,无论对他们有多么仇恨,我想说的是,没有人该受到那样的惩罚。

Viqer Fell:

非常,非常的可悲。既摧毁了CEO的逃生舱,又抢劫了军团每个成员的财产。鄙视他们!

Zhou Yu:

为了购买像战列舰原本蓝图这样的昂贵物品,大家花数月的时间努力赚钱,并且投入了大量个人的时间和精力。你可以使用任何方法,向他们宣战,抢劫他们的矿船,在任何地方攻击他们,犯不着为了窃取他们的蓝图原本,而花费数月潜入他们的军团来计划整个行动。实在令人无法想象。

Nanus Parkite :

我发现有很多人在祝贺他们这样一个军团的成功,为什么?获取某人的信任需要花费数月的时间吗?我不这么认为。一旦获得了某人的信任,获取使用机库的权利还会难吗?这再平常不过了。到目前为止我没有发现什么值得非常骄傲的事情。Bobo的战斗不断,但是我们和他们战斗也仅限于游戏中的武力斗争。我们不会像那样不遗余力的欺骗别人。你们,我的朋友,是那种很愿意在场上面对面打到你死我活的人。我觉得你们原先的帖子是在对你们实施集中营的策略感到得意……让你们这些得意见鬼去吧

Zaridin:

在我看了以后,我不得不赞叹这次行动的精确性和彻底性。

Ashley Sky:

这种下三滥的小偷恶棍行为,只会在我的噩梦里才有。我实在佩服这不可思议的欺骗。也许我还太初出茅庐,不了解这世界如此的残酷。

RageChild:

Mirial就是以抢劫机库和在联合市场上设陷阱而出名的。这也许就是命吧。

Eddie Gordo:

看来你已经给了Ubiqua Seraph军团致命的一击,祝贺你们。你们为米玛塔尔反叛者出了口气。